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"0"
今天是:
随州市总工会 网站首页 随州先模 查看内容

奔跑在路上的“向阳花”

2022-12-26 09:55| 发布者: 宁宁| 查看: 443| 评论: 0|来自: 工人日报

工人日报记者 邹倜然 本报实习生 石涵琳
《工人日报》(2022年12月26日 06版)

“大家好,我是向阳花。”近日,一位声音微哑但面带笑容的女骑手,在短视频平台向粉丝做着自我介绍。这朵“向阳花”叫张雅敏,是一位闪送快递员,也是一名杭漂宝妈。

在今年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杭州市总工会联合举办的“先锋骑手”争创活动中,张雅敏成为十大“先锋骑手”中唯一的女性。

跨上电瓶车,37岁的张雅敏穿梭在楼宇之间,为自己的小家多“跑”出一份收入,也用坚强和乐观,跨越人生的艰辛。

努力的“向阳花”

“只要面对着阳光努力向上,日子就会变得美好。加油!努力的人们!”张雅敏在自己的短视频账号介绍中这样写道。正如她在短视频平台给自己起的名字“向阳花要努力”,生活中的张雅敏也是一朵努力的“向阳花”。

张雅敏来自福建,选择来杭州工作是因为爱情。她和丈夫邹哥相识于网上,当时,邹哥在杭州九堡街道摆地摊赚钱。2016年,张雅敏也来到杭州和邹哥一起做起了小买卖。

两人结婚后的2017年,邹哥当起了网约车司机。那段时间,张雅敏不再外出工作,专心照顾患重病的婆婆。高额的医药费给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小家庭蒙上了一层阴霾。婆婆去世后,张雅敏又扛起了照顾丈夫患孤独症侄子的重担。

2019年,张雅敏的儿子出生了,这意味着,邹哥一个人的收入需要养活全家四口人。后来受到疫情影响,网约车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,一家人的生活压力也越来越大。生活费、育儿费、房贷……为了减轻丈夫肩上的担子,宝妈张雅敏站了出来。

“我学历低,坐不了办公室,而且还要在手机后台时不时查看家中侄子和孩子的情况。”权衡之下,张雅敏选择成为一名跑在路上的闪送快递员。

带着孩子跑单

2019年,跑了一段时间闪送后,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和侄子,张雅敏送起了外卖。

“闪送派单比较远,外卖一般就在小区附近。”当时,儿子才6个月,张雅敏实在放心不下,就把儿子背在身上,跟着自己一路颠簸,尿不湿、奶粉也都放在车上。

张雅敏的短视频账号曾发布了两条带着儿子送外卖的短视频。网友们为她面对生活的乐观和坚强所打动,两条视频共收获30万点赞。

在她的粉丝群里,大多数成员都是女性外卖员、快递员。她在群里和大家互相加油打气,分享工作心得。

随着孩子渐渐长大,张雅敏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:“背不动他了,而且送外卖对送达时间有严格要求,于是我又做回了闪送。”

现在,张雅敏和丈夫都是闪送骑手,丈夫1个月能有上万元收入,她的收入在5000元左右。

张雅敏也曾把儿子送回老家让老人帮忙照看,但因为不舍得让儿子成为留守儿童,她最后还是把儿子接回身边,尽管这样,她的收入几近减半。

休息时,张雅敏会用落叶扎一朵“向阳花”,那是儿子最爱的玩具之一。

喜欢接单超重件

对待工作,张雅敏表现得有些“强悍”,夜间行驶、生理期、超重件,这些让不少女骑手感到头疼的问题,在她这里似乎都不是问题。

为了方便照顾家庭,张雅敏常常选择夜间跑单。她告诉记者,虽然夜间单子比较少,但“夜跑”会加钱。不太冷的时候,她一周会跑两三次“夜单”,从晚上10点跑到第2天五六点。遇上生理期或是身体不舒服,就少跑点。

“超重件,可是我们的钱袋子。”张雅敏说,一旦货物的体积或重量超过规定标准,客户就需要加钱,多的甚至会加价1倍。以10公里配送费23元为例,超重件的运输费可能要30元甚至40多元。

“我喜欢接超重件的单,只要能扛得动。”张雅敏说。

“多跑多赚,自己累点儿没关系。”这样每天跑在路上的生活,让张雅敏觉得挺充实。

她有点担心已经成年的侄子未来如何谋生。不过,乐观的她相信未来日子会越来越好。“我想开一家小店,这样侄子也能来帮忙,一家人和和美美。如果我们以后有能力,也希望能招聘一些像侄子这样的特殊人群,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。”说着,张雅敏又露出“向阳花”般的微笑。

 

版权所有:随州市总工会 主办单位:随州市总工会 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
办公地点:随州市迎宾大道108号 | 0722-3593065
鄂ICP备19019675号
建议使用1200*800分辨率

 
返回顶部